?
溫州 > 資訊 > 社會熱點 > 正文

1包咸菜破滅門案

2019-11-17 21:40?出處 綜合

  1包咸菜破滅門案:說的是烏國慶,公安部首批八大特邀刑偵專家之一,破獲多起特大和疑難案件,從未失手,被譽為“中國當代的福爾摩斯”,曾經憑現場一包咸菜破了一宗滅門案。

  神探檔案

  烏國慶,蒙古族,中共黨員,1936年出生。是公安部首批八大特邀刑偵專家之一,公安部正局級偵查員、刑事技術高級工程師。凡是公安部掛號的大案他幾乎都參與過偵破,如上世紀80年代的“二王”、“三張”案件;90年代的浙江千島湖數十名臺胞被殺案、武漢長江大橋公共汽車爆炸案,2000年以后的大連“5·7”空難、張軍系列持槍搶劫殺人案等特大和疑難案件,從未失手,被譽為“中國當代的福爾摩斯”。

  烏國慶曾被國務院授予“全國先進工作者”、“全國民族團結進步模范”光榮稱號,被公安部授予“全國公安一級英雄模范”、“全國公安二級英雄模范”,先后多次榮立一、二、三等功。今年國慶節前夕,他又被表彰為“全國先進離退休干部先進個人”。

  一張翠綠色的床單、一床粉色碎花的被子、一個穿著鮮紅色上衣的小女孩,側著身頭朝著墻甜甜地熟睡。她的小書包靜靜地放在桌子的角落……然而,小女孩的頭部卻血跡斑斑,她已在睡夢中被殺害。

  是她的家庭很富裕而引起別人的仇恨嗎?不是,她的家只是一個很普通的農村家庭;是她的父母與他人發生爭端而引起報復嗎?不是,她的父母善良淳樸、樂于助人。

  小女孩死前并不知道,兇手在向她下手之前,已經殺死了她的全家。

  這是一張照片中記述的一起滅門慘案的情景。近日,在世界刑偵領域具有極高聲譽、公安部首批“八大刑偵專家”之首的烏國慶,拿出這張照片向記者講起這起案件,也講述起他50多年充滿傳奇色彩的偵破生涯。

  破案源泉“現場!現場!還是現場!”

  接受記者采訪這天,73歲的烏國慶剛從外地辦案回到北京,他平均每年有200多天在各地參與辦案。烏國慶笑著說:“這樣的生活,我已經習慣了。”

  回憶著從警52年的辦案經歷,烏國慶說得最多的一個詞就是現場。

  “很多人問我,這些年來,那些疑難案件究竟是怎么偵破的?我告訴他們,現場!現場!還是現場!現場是破案的源泉!因為不法分子在現場留有重要的作案信息,作案人實施犯罪行為的痕跡物證和信息都遺留在現場。現場是‘犯罪行為的發生地,犯罪信息的儲存地,犯罪證據的保留地’。所以一定要重視現場!認真細致勘查現場是偵破任何一起刑事案件的關鍵環節。”烏國慶思索著說,“我的辦案經驗就是,發生案件后一定要去現場,用自己的感覺去感受現場;用自己的雙眼去看現場,特別是要看細小的情節;用自己的專業知識和破案經驗去分析現場。”

  烏國慶參與偵辦的每起案件都是大案或疑難案件,各具特色,彭妙計案就是其中的一個經典案件。

  1998年11月25日深夜,一伙歹徒持刀闖入河南省平頂山汝洲市某中學男生宿舍,把熟睡中的學生砍成9死3傷。9名死亡的學生都傷在頭部、頸部等要害部位。此案發生前后,陜西、江蘇、安徽、河南4省21個縣市,相繼發生了數十起入室搶劫殺人案,受害者達到數十人。

  系列案件的發生引起了中央有關部門的高度重視,主辦案件的河南與陜西警方在進行了大量的調查取證后,在重點發案的兩省布下了一張近萬名警力的天網,卻依然沒有找到犯罪嫌疑人的蹤跡。烏國慶等數名刑偵專家臨危受命。歹徒是跨省作案,作案現場有十幾個,每個現場都相距很遠,但烏國慶逐個認真勘驗了每個現場。

  “通過勘驗現場,我發現犯罪嫌疑人每次在作案之前,都住在村邊上的瓜棚、果園看果子的小棚子里,吃、喝、拉、撒都在里面。我判斷,這樣的環境不像一個正常人住的地方,所以我分析,這個犯罪嫌疑人有流浪乞討的歷史。另外,有的現場有墻但不高,一般人一爬就過去了,可是墻下面卻有一個洞,這說明其中一個犯罪嫌疑人的個子矮,應該是1.58米左右,是鉆洞進去的。”11年后,烏國慶仍然能清晰地回憶起這起建國以來罕見的、手段異常殘忍的連環殺人案。

  身高1.58米的彭妙計落網后交代了作案的全部事實,他曾經有過的犯罪前科、從小家境貧寒有乞討史,這些完全印證了烏國慶先前的推測。

  “這起案件就是通過犯罪嫌疑人在現場遺留的作案工具、作案手法以及曾經逗留的地點等一系列信息,為偵破提供了寶貴的線索。”烏國慶說。

  “彭妙計案沒有及時偵破的主要原因是,當時公安機關還不適應人口大流動情況下出現的動態犯罪的特點,信息比較閉塞,沒有及時并案,這就導致個案破不了,不法分子得不到及時打擊又連續作案。”烏國慶說,并案非常重要,并案以后可以發揮多個現場的痕跡物證的作用,能夠發揮整體優勢。在彭妙計案后發生的系列案件,各地公安機關都主動并案,形成合力發揮整體優勢,案件很快就被偵破,從一個側面反映了科技強警、信息導偵的重要成果。

  破案線索“細節!細節!還是細節”

  一包咸菜、一根導火索、一根短發……這些在偵破電影里常常閃現的鏡頭,是在實際辦案中常常被忽視的細節,但在烏國慶的眼里,都是至關重要的線索。

  本文開頭提到的這起滅門案,情節撲朔迷離。烏國慶發現,當地公安機關勘查時,在被害者家的院子門洞里找到一小塑料袋咸菜,這包咸菜和被害者自家門口咸菜缸里腌的咸菜一模一樣,都是蘿卜、辣椒做的。

  “我從遺留在現場的這包咸菜判斷,這起案件是熟人作案,而且犯罪嫌疑人是個年輕的農村男子,他與被害者可能是親戚關系。”烏國慶解釋道,只有農村的親戚去串門,主人才能順手從自己家的咸菜缸里拿出一些送給他,如果是城里的親戚朋友們來串門,主人可能不好意思拿咸菜送給客人。這起案件根據烏國慶的判斷,當地警方很快將犯罪嫌疑人抓獲。

  2001年7月16日,陜西省榆林市發生一起特大爆炸案,現場條件非常艱苦,地表的溫度達到40攝氏度,當時已經65歲的烏國慶蹲在26米長、7米深的炸坑內,風餐露宿,一干就是4天,然而線索卻并不明朗。

  “現場很大,破壞得比較嚴重,勘查難。炸藥是當地自制的,是高溫下自燃自爆呢?還是人為引爆的?當時,有人說是炸藥庫里面放著煤氣罐,煤氣罐炸了以后引起的炸藥爆炸,但是根據煤氣罐上的爆炸痕跡是從外往里陷的判斷,是先從外面爆炸形成的炸痕,不是煤氣罐爆炸引發的,而是一起人為制造的爆炸事件。”烏國慶回憶說,后來他在現場發現了一根引燃的導火索殘段。

  根據這根不足15厘米的導火索,烏國慶立即進行分析判斷,確定了案件性質、引爆方式,指明了偵破方向,警方迅速破案將犯罪嫌疑人馬洪清抓獲。

  幾年前,某村一個年輕女孩赤裸著躺在自家倉庫里被殺,她的嘴里被塞著一條舊毛巾。烏國慶認真勘查現場后,在毛巾上發現有短頭發。他迅速做出判斷,此案是熟人作案,而且犯罪嫌疑人或者他的家人們最近會理發,當地警方立即在村子里排查,很快將犯罪嫌疑人抓獲。

  “我在辦案現場非常注重細節,因為這些細節往往是查明認定犯罪的證據,是分析案情、劃定偵查范圍、制定偵查方案的重要依據。能直接為偵查破案提供線索,為執法辦案提供可靠證據。”烏國慶說。

  在很多重大、疑難案件的現場,當所有的目光都投向烏國慶時,他的任何一個判斷都關系到偵破的方向,有時涉及到幾千甚至上萬名警力應該如何布置。

  “在多年的破案經歷中,我深深感到,如果沒有各地警方積極主動的配合,僅憑我一個人的力量是不可能破案的。”烏國慶謙虛地說。

  破案動力“感情!感情!還是感情”

  在本文開頭提到的這起滅門案被偵破后,兇手供認,這家主人非常熱情友好,幾次拿出家里的積蓄借給他解燃眉之急,最后一次把家里存折上僅有的7000元錢從銀行里取出來送到他的手上。然而為了達到不還錢的目的,他卻兇狠地殺害了他們全家。

  “這個人作案手段兇殘,我們辦案人員邊審訊他邊流淚,都為被害人難過。面對每起案件時,我們一定要帶著感情去辦案,要想一想,如果這樣的事發生在我們身上,發生在我們家里,我們會是怎樣的痛苦。”烏國慶說,帶著感情去辦案是他破案的動力。

  “我記得在另外一起滅門案中,兇手兇殘地殺害了全家6口人,最小的孩子只有幾歲也被活活砍死,看了讓人心痛。”烏國慶眼睛有些濕潤了,他說,今年9月,他出差經過那個城市,又專門去了現場,還查閱了犯罪嫌疑人的筆錄,“我想驗證自己當年的判斷是否正確。”

  在50多年的辦案經歷中,烏國慶養成了回訪的習慣,“每次出差,只要是經過以前辦案的地方,我都要去查閱犯罪嫌疑人的供述筆錄或者當面訊問,我不問別的,就是問問他犯罪前后的心理活動過程,看看是否和我當初的推斷有無不同之處。”烏國慶說,在他回訪過的犯罪嫌疑人中,他們的犯罪心理基本都和他的推斷一樣。

  幾十年來,從北國到南疆,從茫茫林海到戈壁荒原,都留下過烏國慶辦案的足跡。1996年,烏國慶退休后仍繼續參與破案。為了能把他多年來積累起來的寶貴經驗更廣泛地傳授給基層一線的辦案民警,烏國慶除了按組織的安排到各地講學外,還寫了幾十萬字的書,參與編寫了《爆炸犯罪對策學》和《刑事偵查學》(副主編)等多種教材、叢書。“我希望用自己的知識和經驗為更多年輕的同志搭建起一個平臺,讓他們能夠充分施展自己的才華,為我國的刑偵事業做出更大的貢獻。”烏國慶說。

  公安刑偵技術經歷了質的飛躍

  神探講述

  我辦案50年,親身體驗了刑事偵查的發展變化,50年來,刑偵工作無論是從破案手段還是到技術運用,都經歷了質的飛躍。

  在上世紀80年代前,偵查破案主要靠傳統痕跡物證的手段,比如鞋印、指紋等。80年代之后,隨著改革開放和社會的發展,我國的刑事偵查技術上了一個新臺階,除了繼續應用痕跡物證以外,更注意現場微量物證的開發利用,譬如毛發、油漆等。微量物證的應用提高了辦案水平,但都是在傳統手段上增加的內容,沒有重大的突破,在破案中微量物證對人不能進行個體識別,仍然沒有質的飛躍。直到DNA技術的運用,我國刑偵技術有了突破性發展,產生了質的飛躍。DNA能進行個體識別,從傳統的手段到今天的DNA破案,這是我國刑偵技術的一次革命。現在,全國很多地市級以上公安機關都建立了DNA檢測室,這項技術已經廣泛運用到基層公安機關,提高了破案水平和辦案質量。

  改革開放以來,國家科學技術有了長足發展,公安刑偵技術的發展與國家科學技術的發展是分不開的。公安機關利用國家科學技術發展的成果,自己進行研究創新,不斷把國家科學技術的最新成果應用于偵查破案,提高了公安機關打擊犯罪的戰斗力。

  這些年來,全國各地各級公安機關用科學技術大力推行科技強警戰略,堅持向科學技術要警力。特別是到了上世紀90年代,隨著信息時代的到來,信息技術的發展,公安機關用信息化平臺破案,開展了網上追逃,成效顯著。

  現在,“科學技術是第一生產力”已經深入到每個民警心里,特別是刑偵民警對技術普遍重視,因為利用信息破案能發揮整體優勢,我們刑偵部門的戰略是“科技強偵、信息導偵”。

  隨著偵破方式的轉變,這些年來,偵破水平和辦案質量也有了明顯提高。過去,民警關心的是案子能不能破,而現在,不僅要破案,還要辦理高質量的案件,就是要運用充分的證據,把不法分子送上法庭接受法律的制裁。所以,現在民警都增強了法律意識、證據意識、時效意識,在辦案中都更加注意證據的發現提取和保留,各地出現了很多高質量的精品案件。

  雖然這些年來,公安刑偵技術取得了很大的發展,但是我認為,這種發展是與我們祖國的發展密不可分的,只有我們國家財力、實力的不斷增強,我們公安刑偵事業才有今天的進步!(記者 于吶洋)

作者:yujeu


    • 熱門內容
    • 網友熱議
    • 精彩內容
    ?
    聯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隱私政策 - 網絡營銷 - 網站地圖
    溫州視線信息技術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快乐十分直播